LOL外圍

重外校友︱徐德智:央視戰地記者告訴你一個真實的敘利亞

LOL外圍



走近真實的敘利亞

為什麼會想去做戰地記者?
我覺得首先大家對“戰地記者”這個概念有誤解,因為我在敘利亞95%以上的時間其實並不在戰地。雖然我們把敘利亞統稱為“戰區”,但是就我現在生活的大馬士革來講,平時除了偶爾聽到鳴槍和迫擊炮聲外,基本算是比較平靜的。(大馬士革:敘利亞首都)


對於去戰地報道,我們也會遵循很多基本原則,並不是很冒進就前去的。比如,3月去巴爾米拉戰地之前我們就征詢了大使館的意見,經過同意才去的(不得不說,大使館對於我們工作和領事保護的平衡做得很好,是我們堅強的後盾)。對於危險係數比較高的探訪,也會隨時和後方進行聯係,更新地理位置和現場情況。當然了,說到底,做新聞當然是願意親臨現場見證曆史咯,也給自己以後的生活增加很多談資。


每個人的人生觀世界觀不太一樣,有的人覺得在家宅一整天是最享受的事情,有的人在家就是憋不住。我大概屬於後者,而且是很瘋狂的那種。“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特別能概括我工作這幾年的心態。從2012年開始,我就一個人自費各種在全世界瘋玩(當然我不否認我的英語足以支持我做這種事情,哈哈哈哈),前前後後大概去了近20個國家。而且我還不是那種“窮遊”或者“富遊”的人,我是變著方法挑戰自己的進行旅遊。比如花了8天時間踩自行車騎行台灣島,比如在完全與外界隔絕的亞馬孫雨林裏住了4天,比如從朝鮮和韓國兩側前往板門店。

有時候看多了世界的不同,就想知道LOL外圍的世界。阿拉伯和中東就一直是我很好奇的地方,為什麼這片土地上總是戰火紛飛?為什麼迪拜這麼不適合生存還成為了國際都市?鑒於我不太喜愛閱讀,很多問題我比較喜歡自己去現場找答案。像是探尋“戰區”的問題,不是一場旅遊可能達成的,所以在選拔駐外記者的時候,我就報名要來阿拉伯地區。


家人對你做這個的看法是什麼?
支持啊。我家人已經被我鍛煉得心特別大了。因為之前我每次出門旅遊,都不會告訴家裏人我要去哪兒。直到我更新微博啥的他們才知道。頭幾次家裏人緊張了會兒,後來就麻木了。不過來敘利亞的時候還是叮囑我要注意安全。


敘利亞當地的人民過得怎麼樣?
其實跟其他地方一樣,有錢人的生活還是很瀟灑,窮人也很慘。比如我們曾經去探訪過一個在戰爭中炸斷雙腿的大馬士革小女孩,他的家讓我想到上世紀90年代外婆的房間,東西都堆在一起,幾乎沒有現21世紀才出現的一些工業元素和科技(比如平板電視),讓我覺得時光錯亂。另外,我一直覺得有兩個敘利亞,一個是戰火沒有太波及的,比如在大馬士革市區和塔爾圖斯。這種地方受戰爭影響相對較小,所以生活趨近於平常。但是霍姆斯、阿勒頗之類已經可以說被打成塞子的地方,幾乎已經沒有富人的存在了,當地人的日子更慘。好多居民每天需要統一前往難民中心領取救濟的飲食。


當地人對於你們媒體是持怎樣的態度?
這個要分情況討論,分很多情況。我們知道敘利亞現在分政府和反對派控製區,兩個控製區的人對於不同媒體態度迥異。舉例子吧,如果CNN到了反對派控製區,大家就會打開話匣子什麼都說。如果是俄羅斯媒體去了,那估計生命都可能存在危險。政府區這邊情況稍微好點,至少CNN來了不會有任何人身安全問題。
但是我們即便在政府控製區,采訪也有難度。因為通常民眾對於政治話題都非常小心,所以每次我們上街海采總會折騰一下午才能采訪到六七個人。也不是說大家不想講,LOL外圍我感覺是很失望,特別是日內瓦和談。很多時候要做好大的工作,我們才能對采訪對象進行拍攝。


出門采訪會帶槍嗎?
不會。沒槍。去玩過幾次,根本打不準。所以順便告訴大家,好萊塢一打一個準都是騙人的。


印象最深的事是什麼?
當然是去巴爾米拉。理由:頭一次去戰場沒被嚇尿真該慶祝。


在敘利亞做了這麼久記者,有什麼感受?
在這邊看到各種爆炸、廢墟,真的很容易抑鬱。鑒於我3年任期才過了3個月,我需要好好找找樂子,讓自己一直保持積極向上的態度。


針對最近敘利亞發生的爆炸,當地政府有何舉措?
首先從預防上講,敘利亞安檢站很多,其中重點安檢站會配備炸彈偵測設備。由於敘利亞這幾年這種汽車炸彈襲擊太多,所以安檢是一直都在實施的,這樣的安檢可能能力有限,不過總歸讓人放心一些。不過據我了解,有的安檢站檢測出炸彈後照樣放行了,因為如果不放行汽車,最後的結果就跟25號一樣,直接在安檢站爆炸。
從善後上來講,還是因為汽車炸彈襲擊太多,所以其實敘利亞政府對這種汽車襲擊的處置可以說是比較迅速且妥善的。我們25號到爆炸現場才2小時,就基本上處理的差不多了。對比一個土耳其安卡拉的爆炸,在炸彈爆炸後各國媒體還能進入現場拍攝,敘利亞早就封閉現場排查防止二次爆炸了。從這個細節你就能看出來,真是因為經曆的爆炸太多,敘利亞在恐襲善後上,可以說是“世界領先”了。


對專業與新聞相關的學生,有什麼建議給他們?
趁早轉專業。

哈哈哈,開玩笑的。選擇了這個專業,就要愛這個職業,不管它怎麼虐你。如果之前是因為覺得可以采訪紅毯啊,坐下來跟大明星專訪啊,選擇的這個專業,那請調整好心態。我們接觸的普通人,才是最不普通的人。祝好運。


💂

年少無知的時候,我們都喜歡把“願世界和平”當作一個笑梗,隨著對社會認知的增強、明白的事情越來越多,“願世界和平”真的成為了我們內心的真實訴求。

每個人都很可愛,願你能時常被溫柔相待,也願工作在前線的各位平安。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賀州學院

感謝鍾豔老師提供線索


“重外校友”推薦閱讀


範先榮:推進中國特色大國外交

項曉煒:為祖國的外交事業獻力

夏吉宣:讓世界聽到中國"好聲音"

楊媛草:讓中國傳媒走向世界的女人

徐思偉:臨危受命的中鋼集團掌門人

張劍:我在重外的教育體驗

秦力洪:放棄千萬年薪造中國的第一輛特斯拉

桑濤:用芒草點燃呂梁山生物質能源的新希望

謝戎彬:向世界表述真實的中國

龍瑾:青春不為狀元頭銜所束縛

鄭佳:重慶市高考狀元追夢不止

艾寧:哈佛大學博士,奧巴馬小師弟

劉汝佳:致我們留在外語校的青春

羅曼、羅蘭:從清華大學到哈佛杜克

張璐:從文科“轉行”學建築,從清華到哈佛

劉明偵:90後牛津博士入選國家“千人計劃”


1963年周恩來總理首倡並親筆批示全國首批創辦的外國語學校(全國七所之一),1981年成為四川省首批辦好的重點中學,1997年成為重慶市教委直屬重點中學,2001年成為教育部指定的20%高三學生享有保送資格學校(全國十六所之一)。


    閱讀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發送中

    lol競猜網站-S9滾球預測|ope電競-S9全球總決賽預測|英雄聯盟下注軟件-LOL2019全球總決賽預測|S9競猜app-S9英雄聯盟冠軍預測|S9滾球預測-S9全場預測|S9賠率-S9小組賽競猜| |